新常态下的沿海煤炭运输

航运交易公报2017年08月03日16:42分类:期货快评

核心提示:上半年,中国沿海煤炭运输呈现出怎样的特征?供给侧改革将会否影响沿海煤炭运输?供需形势怎样?下半年市场走势又如何呢?随着供给侧改革的不断深化,上半年中国沿海煤炭运输市场享受着改革带来的红利:高运价、大波动成为新常态,航运企业盈利情况有较大改善。

上半年,中国沿海煤炭运输呈现出怎样的特征?供给侧改革将会否影响沿海煤炭运输?供需形势怎样?下半年市场走势又如何呢?

随着供给侧改革的不断深化,上半年中国沿海煤炭运输市场享受着改革带来的红利:高运价、大波动成为新常态,航运企业盈利情况有较大改善。

上半年特点 运价水平大幅提升

上海航运交易所运价指数数据显示,上半年,广州航线(5万~6万吨)和上海航线(4万~5万吨)运价平均值分别为39.21元/吨、31.27元/吨,较去年同期分别增长80.7%,78.7%;波动性较去年同期分别增长182.5%、160.4%,一天内运价涨跌幅超过5元/吨的极端情况屡见不鲜。

为缓解供需矛盾,国家于3月份提出“去产能稳供应”的工作目标,煤矿生产按照330天的标准执行,煤炭供应持续增加。总体来看,上半年北方“五港”(黄骅、天津、京唐、曹妃甸、秦皇岛)月均下水量达5313.1万吨,同比增长16.7%,下水煤的增加为沿海煤炭运输市场带来了上升原动力。

从运力供给方面看,近3年沿海散货船队净运力增速均明显放缓。2016年船队出现大型化加快的趋势,运力集中度提高。

截至2016年年底,从事国内沿海省际运输的万吨以上干散货船1650艘、5372.41万DWT,载重吨较2015年年底下降1.8%。据不完全统计,在上述散货船队中,有约2000万DWT为兼营船,按每月两个航次计算,沿海的月总运能为1.06亿DWT,假设有1/4的兼营船选择经营外贸航线,沿海的月总运能为约9000万DWT。

运力总艘数减少,新增运力大型化特征突出。去年,全国新增运力106艘(含国外进口二手船)、405.73万DWT,单船平均载重吨为3.82万吨;退出、拆解运力159艘、489.92万DWT,平均单船规模为3.07万DWT。也就是说,总体船舶艘数减少53艘,但单船新增运力载重吨较退出运力平均载重吨高24%。

实际上,据不完全统计,在扣除新建船舶15艘、30.30万DWT后,至少有42艘、311万DWT运力为7万DWT以上级二手进口巴拿马船型船,占总新增运力比例82.8%以上。船队总艘数减少,大型化加剧反映出运力集中度更高,船东的定价能力更强。

此外,船舶周转效率表现平平,月内运力释放缓慢。由于供给侧改革后,部分煤种紧缺,船舶周转效率明显下降。上半年,黄骅港停时仍需要128个小时,即5.3天。按此计算,华东航线航次数从每月2.5个减至2个。按照每天50万吨下水量计算,每月平均影响约200万~250万吨运力的释放,减少约2.5%的沿海运输运力。

煤价呈现大幅波动

煤炭价格政策反复调整。由于中国煤炭产业链改革涉及上下游利益(矿—煤—电)再分配的问题,政府对过去一年的改革显得小心翼翼,不断调整、平衡煤电之间的利益关系。

2017年年初,国家发改委发布《关于平抑煤炭市场价格异常波动的备忘录》,将煤价分为绿色、蓝色、红色三个区间。在煤炭市场中,可划分为大型煤炭商和小型市场户,大型煤炭商煤炭价格目前分为三块:年度价、月度价、现货价,而小型市场户主要卖现货市场煤。不同价格体系对于国家价格区间的执行落实力度不一,上述区间对煤炭总体价格的制约性力度不足,导致煤炭价格反复、大幅波动,刺激运价呈现相似的走势。

2017年2月底3月初,市场呈现“淡季不淡”现象。一方面,由于全国“两会”召开对煤炭供应量产生限制,全社会动力煤库存降至1.47亿吨,为2014年有纪录以来最低,港口库存快速降低,秦皇岛煤炭全月场存保持在500万吨以下;另一方面,经济复苏情况好于预期,节后需求快速提升推动电厂日耗量环比上涨近20%,同比上涨近10%,平均达65.4万吨。低库存高日耗背景下,引发电厂紧急补库的心理。煤炭价格一路涨至690元/吨水平,沿海运价也水涨船高,3月份秦广、秦沪线环比分别上涨71%、77%,平均运价分别达56.3元/吨、45元/吨。为抑制煤炭价格快速上涨,二季度初,330个工作日重启,产能陆续释放。5月,全国原煤产量29778万吨,同比增长12.1%。全国“两会”结束后,产地陆续复工,社会库存逐步恢复,港口场存快速上升,秦皇岛库存最高恢复到600万吨,叠加用煤淡季、雨季等季节因素,终端用煤用户采购的紧张心态开始缓和、观望心态加剧,5月中旬煤价下行至550~560元/吨,秦广、秦沪运价也随之下降,环比分别下降42.6%、43.3%,平均运价分别为32.28元/吨,25.53元/吨。

6月,受季节性市场需求驱动,煤价再次回升。供应方面,主产地内蒙古地区受环保、安全检查的制约,对产量的有效释放产生较大影响,煤炭供给呈现阶段性偏紧局面,价格上涨逐渐蔓延至山西、陕西以及北方港口地区。需求方面,6月上旬,受三峡泄洪影响,水电运行不稳,西电东送电量减少,6月3日沿海六大火电的日耗突然升至68万吨的水平,紧接着在持续10天的高日耗情况下,下游电厂需求出现阶段性回升。6月,秦广、秦沪线运价月均值环比分别上涨46.1%、49.5%,分别达47.17元/吨、38.17元/吨。

民营航运企业2016年换船降本显成效。运力方面来看,进口二手巴拿马型船的成本优势也在一定程度上加剧了沿海运价的波动性。得益于市场低迷时的买价优势,去年进口二手巴拿马型船成交价格在350万~500万美元,部分船舶如注册在宁波、平潭等港口还能得到额外税收补贴。上述进口船船龄一般在18年,按照服役10年计算,上述船在油价3000元时经营秦广航线的完全成本在18~20元/吨,远低于目前主流船队的32元/吨以上。此外,在长江开通12.5米吃水之后,大部分江内港口吃水均可达11.36米左右。以江阴港为例,74000吨级船经营该航线实际货量约51000~53000吨,在南方长航线低迷时,上述船舶结合自身规模优势及成本优势,完全成本在15~16元/吨,主流船队成本约30元/吨以上,若以此抢占货源,市场运价快速跳水就在情理之中了。

综上,煤炭市场的多方博弈以及运力市场的船队成本变化是驱动今年沿海煤运市场大幅波动的主要成因。

新华金融客户端:权威财讯尽在“掌握”,扫码或长按二维码下载

新华金融客户端二维码

[责任编辑:赵鼎]